就这样

2020-08-18 01:19

就这样,从2015年5月至11月,短短半年间,李伯利伙同他人以“票货分离”“资金循环走账”的方式,开出了高达48亿元的增值税发票,给国家造成了约7亿元的重大损失。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背后的成因,主要是巨大的经济利益驱动,高额的利润极大地诱惑了犯罪分子,使他们铤而走险、以身试法。”检察官助理吴晓节透露,在某黄金料商办公室里,警方一次性搜查出了李伯利提供的208枚来自全国各地的公司印章和数十个银行u盾,由此可见李伯利的这个发财网撒得有多广了。范跃红章洁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为拼命捞钱,李伯利一门心思地想着如何进行票、货分离,怎样才能获取更多的发票。

免责声明:

此外,由于李伯利从不用真名;住酒店用亲戚或朋友的身份证,从不签名签字;用亲戚或朋友的名字,办理数十张银行卡和信用卡归自己使用;从不用真实身份购买手机,经常一周换一次手机号码……以上种种,都给案件的成功破获带来了一定的难度。

李伯利先是找到上海衡众等几家贸易公司,向上海某黄金公司购买黄金,然后黄金由深圳水贝黄金市场的文某、陈某等黄金料商拿走,以低于成本价格销售给黄金收购者马某等人。然后,发票由上海衡众等公司开具给李伯利提供的全国各地数十家空壳公司,向空壳公司收取交易金额千分之三至千分之五的开票费,空壳公司用于抵扣或者继续向下游企业虚开。最后,李伯利会补贴文某、陈某等黄金料商的亏本金额和购金手续费,每克黄金另行给付0.2元至0.5元的利润。

值得一提的是,李伯利除人工送营业执照及银行u盾外,主要通过qq等方式传送文件、对账和开票的明细,光腾讯公司后台数据就有10个g,其数据解读之困难可想而知。电子数据如此庞大,依旧难不倒承办检察官,在温州市检察院国家实验室的协助下,鉴定人员通过前沿的科技软件,高效直观地解读了电子证据,完成了证据链的锁定。

据了解,李伯利案的需票单位遍布北京、四川、山东、浙江、江西等10余个省20余个市,将近80多个公司和企业。各地司法机关相继予以查处和审理,证据材料分散在各地办案机关中。由于证据材料较多,收集后的整理十分费时耗力,案卷多达48册,发票等书证数万张,承办检察官连续加班25天,拟写了15万余字的审结报告,借助图表和关系谱,全面梳理了李伯利的涉案事实和该团伙的活动模式,实现了证据的衔接和印证。

事情要从深圳水贝黄金市场说起,它是中国最大的现货黄金交易及加工市场,许多黄金料商在这里进行着大笔的交易。由于使用增值税发票对企业的销售额有要求,所以一些未达到要求的黄金料商不需要开具;而一些销售额达到的生产经营企业却苦于没有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无法抵扣税款,对增值税发票的需求很大。于是,李伯利等人就钻了这个空子,认为在两者之间存有巨大的市场需求,可以狠赚一笔。